搜索
搜索
这是形貌信息
未添加商品

秘密結盟毛澤東求生圖/視頻

  • 分類:底部導航
  • 發布時間:2020-09-02
  • 訪問量:72
概要:
概要:
詳情

 

為了紀念75年前中國人民苦戰8年,抗擊日本侵略者取得的最大勝利,我們一方面緬懷慘烈犧牲的中華英烈和無辜同胞,另外想以史實掀掉自己貼到臉上的金箔,即所謂它才是“領導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今天這集,讓我們最終揭開邪教和教主當年與日寇暗通款曲、茍且偷生、掣肘國軍的秘聞。

一、1956年,日軍中將遠藤三郎受邀訪華,受到親切接見。毛對他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經濟日報出版社1998年王俊彥著《大外交家周恩來》)

二、1960年6月21日,對來訪的日本文學代表團與左派作家野間宏等人說:“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中央文獻出版社丶世界知識出版社1995年版《外交文選》)

三、1961年1月24日,日本社會黨代表團訪華、國會議員黑田壽男、淺沼稻次郎等人被老毛接見。毛談到1956年說的話:“日本的南鄉三郎(日中輸出入組理事長)見我時,一見面就說:日本侵略了中國,對不住你們。我對他說:我們不這樣看,是日本軍閥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教育了中國人民,不然我們……到現在也還在山上,不能到北京來看京戲……所以日本軍閥丶壟斷資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謝的話,我寧愿感謝日本軍閥。”(《文集第八卷》“日本人民斗爭的影響是很深遠的”)

四、1964年7月9日,毛與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的亞、非、澳洲訪華代表談話,再談到南鄉三郎:“有一位日本資本家叫南鄉三郎,和我談過一次話,他說:‘很對不起你們,日本侵略了你們。’我說:‘不,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占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也就不可能勝利。’事實上,日本帝國主義當了我們的好教員。第一,它削弱了蔣介石;第二,我們發展了領導的根據地和軍隊。在抗戰前,我們的軍隊曾達到過三十萬,由于我們自己犯了錯誤,減少到兩萬多。在八年抗戰中間,我們軍隊發展到了一百二十萬人。你看,日本不是幫了我們的大忙?這個忙不是日本幫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幫的。因為日本沒有侵略我們,而是日本壟斷資本和它的軍國主義政府侵略我們。”(中央文獻出版社丶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版《外交文選》《從歷史來看亞非拉人民斗爭的前途》)

五、1964年7月10日,在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丶黑田壽男丶細迫兼光時感謝日本侵華。毛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國就奪取不了政權……”

毛又說:“我們為什么要感謝日本皇軍呢?就是日本皇軍來了,我們和日本皇軍打,才又和蔣介石合作。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一百二十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啊?”(1969年《思想萬歲》原文復刻,(716頁版本)p532—545)

六、1970年12月18日,對《西行漫記》作者、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Snow)說:“……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斗爭,我們搞了一百萬軍隊,占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卷》“與著名美國記者、《西行漫記》作者埃德加·斯諾的談話”;香港商務印書館姜義華編1994年2月第一次出版)

老毛最惡劣和最大的一次感謝對象,是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文革中的1972年9月27日晚,毛與來訪的田中角榮會面時,感謝日本皇軍侵華。官方文件迄今不敢披露毛與田中會談的詳細內容。但從當時專供官員閱讀的《參考消息》和《大參考》中有泄露。

流傳版本是這樣的,田中向毛道歉:“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則說:“不是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的話,我們怎么能夠強大?我們怎么能夠奪權哪?怎么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的賠償!”

真相起自源頭。建黨之初就依附蘇聯,處處聽從指示。東北后來發生中東路事件,不僅沒有指責蘇俄的侵略行為,反而接受了蘇俄的五條指示,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并在這一口號下決定發動更大的武裝暴動,以便配合蘇聯對中國的侵略“里應外合”。這種對國家和民族利益的出賣和背叛,在的歷史上并非是獨一無二的。抗戰期間,再次與日軍暗地勾結,協助日軍攻打國軍。

資料顯示,與日軍的勾結始于1941年。那年4月,中國的抗日正處于關鍵時刻,蘇聯卻和日本簽訂了中立協定,聲明“蘇聯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國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獨立和主權。”斯大林還命令和日本駐華軍隊總司令岡村寧次、南京汪精衛偽政府聯系簽約,商談夾擊國民政府和國軍的具體步驟和措施。

接到斯大林命令后,保衛部長李克農派人到蘇北新四軍駐地傳達中央指示,命令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情報部長楊帆和中央宣傳部長兼長江局情報部長潘漢年具體執行。當時還接到中央的電令。因為事關重大,饒、楊、潘三人不敢冒然行事,當即決定潘漢年還是去延安當面請示毛,并要求中央給予正式文件。1943年潘攜帶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軍,開始著手和岡村寧次以及南京汪偽政權談判締約。

不久饒、楊、潘到達南京,先去找了汪精衛,卻遭到了汪的一口拒絕。深諳本性的汪精衛說:“在上海、廣東、武漢,我和頭目們打了好幾十年交道了,這個葫蘆里所賣的藥是何其劇毒,我是很清楚的,無論如何這個賊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況我之所以脫離重慶走曲線救國的道路,就是為了消滅赤禍,無論走到哪里,就把饑荒、、燒殺、愚昧、落后帶到哪里。我的左膀右臂陳公博和周佛海兩位先生不都是十二人成立大會上的成員嗎!”

后來建政,為了掩蓋這段見不得人的歷史,首先把高崗以及與其從無瓜葛的華東人民政府主席、上海市委書記、中央組織部長饒漱石,打成高饒反黨聯盟,監禁起來,饒后來被關死在獄中;毛繼而又將華東人民政府公安部長、上海市公安局長楊帆和上海市委書記副市長潘漢年打成反革命,內部傳達定性為“漢奸”,然后逮捕長期監禁。

莫斯科駐延安的特派員弗拉基米洛夫在其日記中也證實了勾結日軍的行徑。他這樣寫道:“我無意中看到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領導與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存著聯系……電報無疑還表明與日軍司令部聯系的有關報告,是定期送到延安來的。”因為,“葉劍英告訴了,我已經知道了新四軍發來的電報內容。中央主席跟我解釋了很久,說明領導人為什么決定與日本占領軍司令部建立聯系。”“領導人中只有幾個人知道此事,毛的一個代理人,可以說一直隸屬于南京的岡村寧次大將總部的,什么時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間諜機構的嚴密保護下,暢通無阻地往返于南京與新四軍總部之間。”然而,“領導人卻要做出打日本的樣子,欺騙莫斯科。”

中國出版的《南京志史》也披露了一則抗戰后期,背著國民政府和四萬萬浴血抗戰的同胞,私下里透過秘密渠道,與日本最高軍政總部議和。該書披露:1945年6月,設在南京的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來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報家門:我是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衛兵們大驚失色,緊急通報上去,軍部的長官連忙出迎,殷勤接待……抗戰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從此開始。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太平洋的爆發,使日本陷于戰線過長的困境。在中國戰場上也遭遇國軍頑強抵抗。為了挽救這種極其被動的局面,岡村寧次向新四軍軍部發出議和信息……新四軍接到后,因事關重大,便由華東局請示中央。而延安方面反應奇快,密電答復: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觸。6月初,日軍派出使團,以日王的干兒子、日軍總司令部參謀部對工作組組長為首,向提出局部和平的方案,并建議方面派出負責官員前往南京與日軍總部首腦直接談判。經中央馳電批復,我們就看到了前面的場面,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去南京拜會日軍。

楊帆到南京的第二天,日本派遣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和楊帆開始正式談判,拿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內容是:除雙方停止軍事行動之外,日方答應讓出八個縣城,新四軍要保持中立,也可以將來和日方合作,共同對付蔣介石的國軍和美、英方面……日共雙方化敵為友的第一次正式談判,自然并沒有獲得實質性的成果,但已經協商好保持秘密接觸的級別、方式、地點、時間,為進一步談判做好了準備。這一系列的勾當便是弗拉基米洛夫發現的秘密。

“在民族遭受災難、人民備嘗艱辛并作出了不可估價犧牲的時刻,在國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時刻,采取這種策略,豈止是背信棄義而已……什么國際主義政策,跟哪能談得通,連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過是他在權力斗爭中的工具罷了!千百萬人的流血和痛苦,災難和憂傷,對他來說,只是一種抽象的概念。”

各位看官,漢奸的故事講完了。時至今日,哪天忘記過“人民是其權力斗爭中的工具”嗎?從來沒有。為了一己私利,做什么都可以不擇手段,不是嗎?這也就毫不奇怪老毛為什么要三番五次感謝“日本皇軍的入侵”了。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服务时间:8:00~17:00 电话:010-5166393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西井一区甲4号

版权所有 北京im体育平台新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9005364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