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这是形貌信息
未添加商品

解碼原創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成功奧秘

  • 分類:底部導航
  • 發布時間:2020-09-15
  • 訪問量:101
概要:
概要:
詳情

 

這是一枚古銅色的渡江勝利紀念章,它是英雄的勛章,也是歷史的反響

。白色
原創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以下簡稱《電波》)上演第150場時,劇組收到一份珍貴禮物

。“刷”過十二遍舞劇的南通觀眾錢俊趕到上海國際舞蹈中心

,莊重地把外公的遺物贈予劇組。“外公曾經告訴我,當年打贏渡江戰爭
依靠的是千千萬萬
員的犧牲。劇中,李俠收回
的最后一份情報是
江防圖,每次看到這里我總是浮想聯翩

,甘美的勝利果實里一定有著地下工作者們的無私奉獻。”他說,“感謝《電波》,是你們讓英雄們在舞上重生了。”

屬于當晚的“動情時刻”一直延續到了午夜。演出結束后,主創團隊與百余位觀眾坐在一起“圍爐夜話”,聊創作,談感觸,致敬

人的理想與信仰。主持人倪萍深情報告
了《電波》的故事,她的眼角噙著淚花。著名演員潘虹已經“三刷”這舞劇,她動情地說:“我是看著孫道臨老師的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長大的,那是中國電影史的喜馬拉雅。現在
,高峰旁又站起了一個‘小巨人’。”而上海歌舞團團長陳飛華表示,《電波》的現象級“爆紅”離不開人民性——“每一個中國人心里
的白色
基因,在寓目
《電波》時被激活了。”

這是一次特殊的“演后談”,也是一堂有意義的思政課。9月12日,央視《大幕開啟》節目組來到上海國際舞蹈中心


,記錄《電波》第150場演出。這檔全新節目旨在向廣大電視觀眾推薦思想博識
、藝術高深
、制作精良的國家佳構
舞藝術,上海歌舞團創制的《電波》受邀參與錄制,節目計劃于“十一”黃金周期間在央視綜藝頻道播出。

上海是一座白色

的城市、英雄的城市,她為藝術創作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素材。舞劇《電波》以李白義士
代表的
員為原型,報告
了他們潛伏于隱蔽戰線,行走在刀尖上的故事。誕生僅一年多,這舞劇已經演出超過150場,激起全國觀眾的愛國情懷,還收獲了“文華大獎”和“五個一工程獎”。這道“白色
電波”為何“圈粉”無數?央視主持人張蕾與《大幕開啟》節目攝制組專程來到上海,讓《電波》中潛藏著的諸多秘密,在節目鏡頭下一一解碼:《漁光曲》中最難的舞蹈動作是什么;“梔子花、白蘭花”叫賣聲出自誰的配音;李俠在舞劇中為什么成了報社編輯……這些秘密代表了主創們對每一個細節的精益求精,藝術因此回歸了真實生活。

在尊敬

歷史的基礎上,《電波》還進行大膽創新,融入青秋色
彩、白色
影象
、浪漫情懷、諜戰氛圍等元素,立體塑造了為我黨民族
事業而壯烈犧牲的、可歌可泣的英雄形象。主創們認為,真情實感與時代性共存,舞藝術就有了獨特的“圈粉”能力。“60多年前的經典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深入人心,而這次我們在舞劇創作中探索全新理念,白色
信仰不變,但全新的美學表達和藝術呈現樣式,喚醒了觀眾,激活了不一樣的觀戲體驗。”

“他盼著自己也有一個孩子……到那個時候,他將用這雙發送了無數情報的手抱抱孩子。他是新中國的孩子。每次想到這些,他忍不住地笑出聲來……”倪萍深情地報告

著《電波》的故事。話音未落,舞劇總編導韓真、周莉亞,主演朱潔靜和許多觀眾已抹起了眼淚。

節目錄制歷程

中,《電波》主創回憶起創作的艱難,幾度潸然淚下,更激起了澎湃洶涌的心潮。“又一輪演出結束了,連續十幾場演出,對于舞者而言體力和情感都到達了本我的極限,但是
為什么,我還想持續
跳,持續
跳,舍不得結束?”錄制結束后,蘭芬的飾演者朱潔靜在朋友圈留言,“一切都珍貴,一切都值得,《電波》于我而言是喚醒真我的鑰匙。”

對先烈的敬重、對藝術的畏敬

,是《電波》播撒在每一位演職人員心中的種子。莊重肅穆的排練
、精扣細合的打磨、富有韻味的編曲、充滿創意的舞美設計……幾近完美的舞呈現里滲透
了他們傾情的付出。韓真總是給年輕人泄氣
:“歷史的照片已經模糊泛黃,如果我們再不做點什么,他就真的消逝
在無聲奔流的長河里。”周莉亞始終堅守著嚴苛的創作標準:“白色
主旋律疊加藝術成色,謳歌信仰的力量,讓孩子們看到祖國的明天
從那里
來。”

主創團隊抱著畏敬

之心真實還原歷史,才感染了這么多觀眾,進而讓他們熟悉
到,為了新中國的成立,斗爭情況
再惡劣,
人的信仰從未動搖,理想之光從未暗淡,那就是70年前反動
先烈的青春和信仰。現在
,信仰的力量隨著回蕩的“電波”不斷發散,無論是看過30場的“自來水”,仍是
剛踏進劇院
的新觀眾都為之深深觸動。

“《電波》真正走到了觀眾的心里,無論是白發蒼蒼的白叟

仍是
00后的年輕人,都能在舞劇中找到直抵心里
深處的感動。”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說,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已制作了近1200部舞劇,《電波》創造了中國當代舞劇的奇跡。潘虹回憶“撕心裂肺、刻骨銘心”的觀演體驗,看著李俠第一次撫摸妻子的孕肚、蘭芬的最后一次轉頭
,感覺無比震撼,她坦言:“這是整個民族的個人
影象
,悲壯、不朽。”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毛時安認為,“后浪”們用青春和熱情讓看似遠離當下的題材,變成了具有時代光彩和藝術感染力的全新作品,“更難得的是,演員把自己的感情完全灌注到肢體里,讓肢體擁有了思想和情感,也讓觀眾感動落淚”。

融入《電波》,走進英雄的精神世界,演員們帶著使命感起舞。為了真實感受人物原型當時的生活狀態,劇組在創排期間特地走訪了李白義士

故居。李俠扮演者王佳俊至今仍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我被當年李白發報的小閣樓所震撼,僅僅幾平方米的四四方方小閣樓,卻是他和蘭芬幸福的凈土。”這次實地參觀讓他更加貼近李俠這個角色,“每一個動作,一個轉頭
、一個微笑、接報紙、拿工文包,當你走進這個角色,你不會再去想你的表演是什么,你的每一個動作就是這個角色的所想所做。”王佳俊說,劇中塑造的反動
者更像普通人,他們有痛苦,也有不舍,但因為有信仰,所以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一次次在舞上跳起《電波》,王佳俊與李俠漸漸相融,直至角色長在了演員的身上心上。“投入每一場演出,讓觀眾通過白色
題材舞劇走近反動
先烈,是我當下最主要
的責任。”

在朱潔靜的回憶里,最初曾感到蘭芬的故事寡淡、平庸,但深入角色后,她認為這部舞劇“對傳統女性的美有了新時代的答案”。《漁光曲》里的蒲扇伴隨她從排練

到登,早已千瘡百孔,幾近破碎。她不舍得把扇子與其他道具放在一起,每次演出結束都把它帶回家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拿起蒲扇、穿上旗袍,她就成了“從故事里走出來”的蘭芬。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服务时间:8:00~17:00 电话:010-5166393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西井一区甲4号

版权所有 北京im体育平台新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9005364號-1